应该是在前一天下了很大的雪,部分道路由于结冰无法通行。

我和阿清念初二,当时已经有了晚自习,20:20 才放学。我俩下了公交车,步行通过剩下一段冰封道路。

走了几步,我忽然拉住了阿清,“等一下——”。

这时——也许是在一瞬间——有块西瓜大小的冰从高空砸下、碎裂、绽放在我和阿清的脚前。

也许没有我莫名其妙的反应(或者说是第六感)的话,我俩已经重伤失去意识了吧。

后来,我们似乎什么也没说,只是径直往前走,最终安全回家了。

怪哉。